同时加以管束,白天上街一对一贴身监视,说“怕你不熟悉”;晚上回来,手机就会被收走,美其名曰“封闭式管理”,玩手机耽误休息。半年后,彻底没收了手机。

黄寅的母亲对孩子的视力检查结果表示无奈。她说,寒假里难得放松,除了补习和做作业,孩子的其他时间多贡献给了手机,开学前一查视力下降得厉害。这位母亲说,在医院验光时还碰到了儿子的同班同学,也是近视度数涨了来换眼镜的。